他把手指探入我的花芯_校花自己憋尿让校草玩

只能站在门外等着听号施令。”


  “这不公平!”


  “又不是让你天天去,这四百年来张家从仅有的七八十人到现在有千人了。


  而男丁的只有区区两百来人,所以就这样了。”


  “两百多人挤在一个祠堂里,那还是外面舒服啊。”


  “傻丫头,祠堂又不是人人能进的。


  只有张家的老长辈和当家人几个执事在,我也是首次进去再想进去除非我是当家人了才有可能!”


  我的车子到了张家祠堂早就有人等着了,大殿里挂着张天师捉鬼图四大弟子跪倒两边。


  龛桌供奉的历代当家人的牌位四壁是张家男丁的牌位,女眷的名字就刻在了石碑没有牌位的。


  二十多年前我母亲的名字李雪就在那里刻着了!


  到了九点长辈和执事已经到了,长辈之中就剩三伯九叔十三叔还健在。


  除了左执事外其他的几位长辈都对我推崇有嘉,左执事则是骂我昨天没去公司!


  按照道理我父亲应该到了,可是也有可能路段堵车所以众人到齐后。


  就剩二十六个男丁留于大殿之中,一百六十五个女眷退到门外。


  媛媛混在女眷人堆里朝我挤眉弄眼,我憋住笑一本正经的跪在祖师爷挂像前。


  我百般无聊的发呆突然看到祖师爷捉妖图中的女妖竟然都是光滑滑的,也不知道这幅图当年出自哪位人体大师之手能把那么多巴掌大小的女鬼画的神态各异惟妙惟肖!


  那些女鬼的身材都是属于顶级大波杨柳腰的,可惜祖师爷不是怜香惜玉的那类人。


  他把那么多的女鬼都踩在了脚底下,要是我就过把皇帝瘾天天翻她们的牌子。

  “咦,也许祖师爷是喜欢一个对付几十个呢?“我在心里暗暗在胡思乱想,顿时间脑子里就呈现出各种美女群星捧月的围着我!


  正在我神游四海的时候祠堂外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连忙回过头看到忠叔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伟少爷!伟少爷!老爷!老爷和雪姨一起出事了,老爷为了救我!才会炸死在车子里啊!”


  我的脑袋一阵眩晕瘫倒在祠堂里!


  张家的规矩当家人一旦发生意外,那张家所有的事由辈份最高的人决定。


  三伯长叹了几声站了出来问忠伯发生了什么事,在三伯的劝慰下忠叔断断续续的才把整件事是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今早七点的飞机降落后忠叔就在机场停车场等我父亲,可是看到我父亲是和雪姨有说有笑手挽手像对情侣一般。


  忠叔虽说很疑惑但又不能多问,车子在高速没多久一辆失控的油罐车追尾把父亲的车撞翻了。


  倾倒而出的汽油一下子就把父亲的车变成了火海,危急时刻父亲踢开了车门把忠叔推了出去汽车就在这时爆炸了!


  祠堂里在场的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十三叔迫不及待问道:“那天师印呢?”


  忠叔痛哭道:“火势太大了我们根本就近不了身,等消防车灭了火后只剩下了两副抱在一起的骨架子了其他的什么都没了!”


  九叔不甘心道:“或许当家人没有戴着天师印呢?”


  右执事毫无表情道:“天师印乃是当家人的信物绝不会摘下的,再说了今天是张伟的成人礼更少不了天师印。”


  三伯摆了摆手道:“逝者已矣,我们还须将逝者未了之事之结。


  张伟,你可知罪吗?”


  “父亲没了!我要去找我父亲!”


  我根据就没有听见三伯在说什么,撕心裂肺的要往外冲被左右执事按倒在地!


  三伯怒道:“混帐,族规大若天!族规第三条是什么!”


  “未成人者动情当诛!”


  “那你动过情了没有啊?”


  我怒视着三伯倔道:“动了!”


  我的话刚一出口人群里就沸腾了,忠叔哭嚎道:“伟少爷别瞎说啊,都是死丫头沟搭你的啊!她娘就是最好的例子沟搭当家人,你是当家人的独苗不能再出事了啊!”


  三伯一拍龛桌怒目圆睁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菜市场吗?犯了祖宗定下的规矩就要执行,当家人虽已升天但规矩不可违!”


  左右执事抬来了巨幕放映机,视频明显已经被人剪辑过变成一本纯粹无声的爱情动作片。


  起初的骂声慢慢的都不吭声了,男的看到了媛媛都撑起了小变化。


  整个视频有四五个小时,看完后那些人个个都是妒恶如仇的义正言辞批斗我。


  几百个人在唾弃我,让我看清了所谓的大家族的团结。


  从父亲的意外到视频的出现让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搬出宗规急于置我父子死地就是想要扳倒大当家!


  “请家法!”


  一排排刀子就放在了我面前。


  “你是大当家的独子,是想自己了断还是让在场的每个人帮你了断?”


  我心意冷道:“这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吗?我父亲也是你下的毒手吗?我死不足惜!”


  “等等!和伟少爷没关系,这都是我沟搭他的!”


  人堆里媛媛泪流满脸的站了出来。


  男人看媛媛的眼神明显都不对了,仿佛她就是没穿衣衫的那样。


  女人则是一脸的鄙夷纷纷让出了一条路,好像站的近了会被别人看不起似的。


  媛媛哭着笑道:“他没有动情,是我给他下了药他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说完话媛媛朝我苦涩的笑了笑一头撞向了石碑!


  媛媛的挺身而出显然打乱了三伯的思路,几个长辈只好重新商量对我的判罚!


  经过了董事会决定把我父亲名下的所有资产和股权没收,我被逐出张家不得再担任公司的职务。


  三天的交割后我只捧回了两盒骨灰,我父亲和雪姨因为无法分离是装在一个盒子里。


  堂姐张犁是唯一敢来看我的人,我三天没刮胡子了显得很憔悴!


  “今后你有打算吗?”


  “送媛媛回家。”


  “七叔的仇你就不报了吗?你不恨董事会那几个老家伙吗”


  “父亲说过愤恨并不能报仇,只有强大到把仇人左右于股掌才是报仇。”


  “好吧,既然你都打算好了那我就不说什么了,计划好了你告诉我!你自己要保重,这二十万是我的私房钱公司查不到的你留着吧!”


  老张沟是个连手机导航都未标识的小山沟,张家就是看中了这里与世隔绝才藏身多年。


  没想到雪姨在老张沟是个家喻户晓的人,她的家很好找就在村子的竹山下。


  也许是接连三天心里悲愤,筋脉里的阳草已经趁机布满了全身。


  推开雪姨的家门首先映入眼帘的白花花的粗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蹲在沟渠边方便看见我进去才急忙拉起裤衩子!


  由于这几天我心力憔悴阳草早就遍布全身了,那里更是突出了一大块!